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比特币前景与隐忧
比特币前景与隐忧

    比特币前景与隐忧

    有别于传统实质货币,比特币并非由某个国家央行发行,因此理论上避免受任何政府的干扰和操控。这特点在一些对由发行国家控制的传统货币失去信心的国民尤其吸引,他们视比特币为一种可保值或避免贬值的货币。因比特币不仅有一个终极数量,且其P2P分布式特性和去中心化的设计结构,排除任何政府/机构可肆意扩大货币供应量,理论上可杜绝一般意义的通胀和通缩。

    故比特币亦被视为一如黄金般的商品,取代传统纸币、股票或房地产,在战乱、金融危机或恶性通胀时,作为避险商品之用。例如比特币在委内瑞拉已成为一种避险资产。该国正在疲于应付石油行业的下滑(石油行业佔该国出口总值90%),国内由反对派控制的国民议会估计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已达741%,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相信今年更将攀越1,600%。比特币意味着委内瑞拉国民只需连接互联网就可获得一种更可靠的另类货币。

    英日接受加密货币

    比特币的用途并不局限于作为投资和保值之用。自程式设计师拉斯洛(Laszlo Hanyecy)在一○年五月廿二日成功以1万枚比特币购买价值20美元的比萨薄饼,完成首宗交易,赢得全球瞩目后,比特币的发展长足迈进,逐渐渗透到电子支付、电子商贸和跨国汇款等领域。

    在英国,比特币可以像货币般用在Camden Market(肯顿市集)内的“潮人”食物摊档和在伦敦东部的酒馆。在日本,以比特币作为货币般使用,亦正广泛地开展。覆盖日本约26万家食品批发和零售商的平板电脑支付系统AirRegi表示,现在将接受加密货币。日本大型零售商Bic Camera和Recruit Lifestyle亦简略地公布类似的计划。

    有鉴于比特币的近期发展,加上价格暴升及有限的供应量、记录交易所需时间无法大幅缩短,顺理成章地带动其他类似的加密虚拟货币,例如以太币(Ether)、莱特币(Litecoin)、瑞波币(Ripple)等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其中还有很多有趣的概念,如以地球与月亮的距离为发行量上限的Mooncoin、计划成为一个虚拟国家货币的Paccoin、甚至期望在合法大麻交易中发展成为标準支付货币的Potcoin。

    交易匿名难以追蹤

    说到较黑暗的一面,作为虚拟货币,缺乏法律上的保障。比特币的交易容许匿名,亦诱使进行隐蔽国际金融活动、恐怖组织筹募资金、洗黑钱和利用难以追查的特点索取勒索赎金的人们趋之若鹜。例如近期利用“Wannacry”和“Petya”电脑病毒的黑客,亦以比特币作为勒索赎金。今年四月,一项由剑桥大学另类金融中心进行的研究显示,基于超过100家加密货币公司取得的数据估计,全球现在约有580万使用加密货币的活跃用户,比特币佔市场72%。

    律师伊坦 · 詹克莱维茨(Eitan Jankelewitz)说,“Europol(欧洲刑警组织)并不喜欢比特币的匿名,但这存在一些误解,因比特币并非真的匿名,可追查每一笔比特币交易,看到每一分钱由头到尾的去向,以及看到比特币实在去过哪里。真正的问题在于你不知道究竟是谁掌控袋着这些比特币的钱包。”

    不同国家对比特币的法律地位有不同的看法和规定,但在比特币的定位上,不少国家仍含糊不清或制订的规管朝令夕改。关于规管比特币的问题,部分还涉及另一争议,就是很多政府至今仍不能明确界定比特币到底实际上是甚幺,是否像黄金一样的商品,或如美元一般的货币,或是两者的混合体?

    人行禁止孖展交易

    无论它是甚幺,有些国家明确容许比特币的交易和作为商贸之用,有些国家则明文禁止或限制。虽然大多数国家并没有明确立例制订比特币的使用为非法,但一项衆皆认可的原则是,必须防止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涉及洗黑钱和资助任何刑事或恐怖活动。

    另外,对一些有资本管制(亦即设有限制外币流出规定)的国家来说,还有另一需要考虑的事项,就是防止比特币成为绕过这些管制的工具。以中国为例,根据市场跟蹤网站bitcoinity.org的三个主要交易平台(BTC China、Okcoin和Huobi)共处理全球98.4%的比特币交易。个人私底下所作的比特币交易在中国是合法的,但法例却禁止金融公司例如银行参与同样的行为。

    今年二月,中国人民银行声称已禁止前述的交易平台进行日渐普遍的孖展交易。交易平台亦被禁制洗黑钱的犯罪行为,以及任何抵触外汇管制和税务法例的行径。违反上述规定的交易平台将被裁定结业。诚然,中国除了一如其他国家同样关注保障投资者权益和任何涉及洗黑钱的非法行为,它更关注资本外流。

    港澳交易灰色地带

    为遏止如一六年般粗略估计约7,000亿美元的庞大资金外流,中央政府实施严厉监管措施以限制个人购买外币的数量,据说这亦是推高比特币交易和价格的主因之一。

    对中国而言,若把港澳特区在这方面的情形加以考虑,无可避免地变得更複杂。港澳是中国对外的两个十分重要的窗口,亦因而享有对资本流动较小的限制。基本法下,两个特区均享有高度自治,管制比特币亦明正言顺地属于两个特区独立处理的权限範畴。在香港,比特币的交易似乎仍处灰色地带,投资者在香港购入比特币,必须十分谨慎,因较早前曾发生比特币平台倒闭事件。港府对新科技一贯较保守,往往导致法例不能与科技同步。

    在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认为比特币只是虚拟商品,不会立例管制,但会紧密监察比特币在当地使用和在外地的发展情况。一四年一月八日,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陈家强在立法会谈及比特币时指出,“虽然香港在目前并没有任何直接监管比特币或其他虚拟货币的法例,但现有法例下,例如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对涉及比特币例如洗黑钱或诈骗等非法行为均有所管制。”

    虚拟货币地位独特

    同样地,澳门金管局亦非常关注洗黑钱,并曾发表声明,警告比特币的用户,在澳门交易此类虚拟货币可能触犯法例,但却没有明确说明禁止比特币使用。根据上述声明,可看出港澳均明白比特币会被用作非法用途的可能性,并会在违法时採取法例下的相应行动。但与中国内地不同,在港澳资本外流,无论是涉及实质货币或虚拟货币,都非犯法行为。这方面的不同以及从而构成的矛盾,明显需要中国内地与港澳相互谅解和衷诚合作寻求解决方法。

    比特币已证明虚拟货币在全球金融体系内拥有的独特地位,无论是否有人视它为一些古怪或纯粹时尚的产品,虚拟货币肯定在可见将来存在。值得思考的是,负责任的比特币供应问题。现时货币供应包括纸币的发行量,以及放宽或收紧信贷的决定等,都是源于政府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建基于健全合理的经济理论和数据。例如量化宽鬆措施,就是为直接应对金融海啸而制订。

    真正成长需受监管

    比特币的供应,非源于任何经济原则,是倚靠个人电脑程式设计或解密能力,更不受制于任何政府监管。古往今来,炼金师因被自然定律所掣肘,而不能凭空产生出黄金,但比特币的产量,只受人类创意所限,一旦有所突破,则产量无穷。

    基于“任何由人创造的、必能为人所破坏”原理,虽然政府部门、银行、金融贸易场等均各有严谨的网络安全规定,但仍不时被黑客入侵。若环绕着比特币的保安安排受到破坏,黑客大量製造财富,不会理会随之而来影响全球的经济后果。有鉴于此,小组同意《金钱狂热(Money Mania)》一书的作者斯瓦卢普(Bob Swarup)的看法,“如果比特币打算成为一种具有广泛吸引力的有效货币,它需要在货币领域内真正成长。真正的成长意味着比特币在某种程度上需要接受国家监管规定。”

    锺立雄暨经济研究小组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澳门奔驰宝马在线游戏网址|专门提供信息|生活信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利全站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ed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