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T伴生活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想留下宝贵回忆还是想博得称讚羡慕?

不论在家,或还是到餐厅、旅游景点等任何地方,常常都能见到「自拍」的景象─人们拿着手机或数位相机拍个不停。而且还不能随便拍拍就好,必须先巧妙地调整一下角度,遮掉看似「平凡无奇」的背景,刻意凸显「引人注目」的部分。当然也不能忘记,要时时刻刻露出脸部最完美的角度,以及最美、最幸福的表情。对了,还有一个重点,就算是自拍,也要拍得像是出于他人之手才行。拍完照片,就剩最后一道「修图」的程序,必须得调整好照片的滤镜,尽可能营造出氛围后,才可以上传到社群网站。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现在是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等社群网站当道的时代,

为何人们要在这件事投入如此多的时间和努力?我曾问过那些总是自拍个不停、还会上传到社群网站的朋友们。他们的答案通常都是「因为我喜欢拍照」或「因为我想留下宝贵的回忆」。说的也是,喜欢拍照还需要什幺特别理由吗?

但这似乎有点弔诡,仔细观察那些回答「因为我喜欢拍照」的人,会发现若他们不喜欢当天的穿着或是素颜,就不会拍照。回答「想要留下宝贵回忆所以上传到社群网站」的人也是如此,若真想留下回忆,只要把拍好的照片收藏起来不就得了?何必非得利用与他人一起创造美好回忆的时间,修图上传到社群网站呢?如此说来真是前后矛盾,究竟是什幺原因能让人们如此沉迷社群网站呢?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巴斯卡的「心」

哲学家布莱兹.巴斯卡(Blaise Pascal)能替我们解答。巴斯卡是一位数学家,也是一位物理学家。面对「为何会如此沉迷社群网站和自拍?」的问题,他或许会回答说:「因为人类是拥有虚荣的心(cœur)的存在。」我们需要再更深入了解「虚荣」和「心」这两个概念,才能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意。巴斯卡的「心」的概念其实并不陌生,简单来说,只要把它想成是「现在想哭的『心情』」的「心」就好了。先看巴斯卡是怎幺说的: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巴斯卡说「心有着自己的理由,不为理性所了解」,是将心和理性一分为二。若以哲学史的角度来看,这种发言可说是在攻击笛卡儿的理论。当笛卡儿阐述「我思故我在」的概念时,主张人类是理性的存在,所以是合理又透明的存在。但巴斯卡的看法不同,他主张人类是一种受到「心」影响更甚于「理性」的存在。他指出人类涵盖了理性和心两个层面。若将理性称之为「几何学精神」,心就是「敏感性精神」。这听起来有些难懂,我就再解释得更简单一些。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只要学过几何学,任何人都可以上手,但「敏感性精神」却属于个人固有的东西。试想一下前面提到的「想哭的心情」,这句话包含了某人感觉快哭出来的「感性直觉」、以及现在正处于这种状况的「判断能力」。换句话说,「心」可谓是独一无二又固有的「情感」。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这就是巴斯卡说的「人类并非理性,而是会受到心所影响的存在」。其实我们内心都很明白,巴斯卡的理论较笛卡儿的学说更贴近于现实生活。会受情感左右而做出各种事情来的,不正是人类吗?虽然「理智上」知道现在不能哭,但「情感上」却无法忍住泪水的,也是人类。诚如巴斯卡所言,人类绝非理性的存在。

巴斯卡的「虚荣」

巴斯卡让我们知道人类并非理性的存在,而是感性的存在。「我认为心情是随着心之所向而自然爱上普遍的存在或是自己。」他这段话道出人类经由心爱上「普遍存在的形象」(神)或「自己」。同时也意味着,无法从「心」这道枷锁跳脱的人类,最终必然只能爱上普遍存在的形象(神)或自己。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这里暂且不谈「普遍存在」的议题,先将焦点集中于爱「自己」。人类是受到情感左右的存在,自然会爱自己。但这里有个严重的问题,那些爱自己的人会盼望他人也能爱着自己。不,说不定是他人爱我们有多深,我们才会用相同的程度爱自己。总而言之,人类是感性的存在,因此最终只能不停地渴求他人的关爱。

这就是「虚荣」的真面目,因为人类是感性的存在,所以会爱自己,同时也会冀望得到他人的爱,这样的连结让人类沉迷于虚荣之中。看巴斯卡对于虚荣是怎幺说的:

无人能摆脱虚荣

若说将人类视为理性存在的笛卡儿过度天真,那幺将人类视为无法摆脱虚荣存在的巴斯卡就过于无情。虽然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尖锐,但巴斯卡曾冷嘲热讽地做出「所有人都无法摆脱虚荣」的评论。「虚荣」就像空心的花,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朵正是「虚荣」的化身。虚荣指的就是想要将自己的外表装扮得比原本更加光鲜亮丽的一种心态。人类无法摆脱此种心态。为什幺?因为他们相信必须这样才能博得他人喜爱。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为何人们会沉迷社群网站和自拍了,因为人类就是满怀虚荣心的感性存在,会拼命将自拍照上传到社群网站,其实不是因为喜欢拍照,也并非想要留下回忆,而是出自虚荣。因为想要将自己的外表打扮得比原本还要光彩夺人,想要这样爱着自己,即使没有内在,还是想要以光鲜的外表来引人注目。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只有社群网站和自拍如此吗?其实所有人都很虚荣。只有执着于美丽的外表才叫虚荣吗?不,反过来也是一种虚荣,「内在比外在重要」这句话有时也很虚荣。那些从小就被他人嘲笑长得丑的人,正因为相信自己的真实样貌不是出于外在而是内在,才会说出这般言论。所有的人都一样。韩国的绝世逃犯申昌源(一九八三年至一九八九年期间因强盗致死罪被捕,一九九七年从洗手间逃狱。当时出动了九十七万名人员和直昇机都无法缉捕他。他在一九九九年被一名瓦斯工人举报后遭逮捕)也会期望听到有人说他正义,独裁的朴正熙也想听到有人说他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甚至曾在书中提及想隐居山林的哲学家,也会因书上漏掉自己的姓名而沉不住气。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哲学家指南:巴斯卡

若想要再更进一步了解巴斯卡,就要探讨前面跳过的有关「普遍存在」(神)的内容。容我先简单介绍一下

巴斯卡在《沉思录》前半段阐述了人类的虚荣、悲惨、荒谬,并毫不掩饰地指出人类残忍、丑陋、善变等不好的一面。

若说笛卡儿认为人类是理性的存在,过于吹捧人类;巴斯卡认为人类是满怀虚荣的存在,就过度贬低人类。巴斯卡为何要这幺做呢?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他想将普遍存在的神唤回,他是为了阐述后半部「与神同在之人的幸福」才这幺做。他想问:「人类这幺悲惨,真的还认为不需要神吗?」

巴斯卡想问的是:这世界住满了卑怯、荒谬的人类,若没有神的存在,人类的生活将会变得多幺丑陋?他在《沉思录》后半段里谈论到神,我终于能理解他为何会直说:「我认为心情是随着心之所向而自然爱上普遍存在的形象或是自己。」因为他想要传播对神的信仰,为了将神的必要性合理化,刻意突显人类虚荣、贪婪、猜忌、善妒、残忍等黑暗的一面。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

巴斯卡替基督教辩护,主张「对虚荣又充满虚伪意识的人类来说,若神不在,就不存在任何希望」。他最初想表达的是:「若想摆脱虚荣,就需要神。」但有趣的是,他没想到这个计画最后会完全偏离原本的意图,走向另一个全然不同的方向。

巴斯卡在哲学史上处于一个奇妙的支点。

巴斯卡想从「近代」回到「中世纪」所做的努力,反将我们带领到「后近代」的门前。

哲学史果然就像人的生平般饶富趣味。

本文摘自《哲学,为人生烦恼找答案:请哲学家带我们用概念思考日常》一书。

我的眼睛离不开我自己:关于虚荣,哲学家巴斯卡怎幺说哲学,为人生烦恼找答案:请哲学家带我们用概念思考日常
    作者:黄珍奎 황진규译者:赖毓棻出版社:日出出版出版日期:2019/07/10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澳门奔驰宝马在线游戏网址|专门提供信息|生活信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138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